主页 > 故事摘抄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 >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

2020-05-31 18:45:43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生命若不是现在,那是何时?时光吞噬了你的样子和我们的故事,我不可思议的发现我在想起你的时候居然可以这样平静,你应该也是吧,婚纱照里,你还认得出我吗?尽管你以后醉酒,我不再撕心裂肺的痛心,我不再去问你,关心你、安慰你,牵挂你,你会想起我的好吗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是我真的绝望了,真的心碎了,真的疲倦了。我爱她们,但是当我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看着眼前繁华的都市,而我现在所有的努力只为能让我的家人过上眼前这些人过着的生活时,我点上支烟深吸了一口,看着这烟雾一阵阵翻涌!

他之所以受人欺凌而毫无办法,都因为我们几个小孩的拖累,要不然凭他的刚强,他会饶得了那些人吗?留我一人独自面对着镜头,灯光打在满是泪痕的脸上,也追向你渐渐远去的背影、你飘逸风中的长发、你的那双黑高跟……有人说,梦是相反的。鸢飞唳声于苍穹,清流弄月而参佛。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小鸟带走了我的祈祷,盗走了我的梦想,心很乱,很迷茫。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

我的伤口还没痊愈,我需要一个更大的打击来刺激自己,直到我死……一次偶然,你我相遇,有了情感的交接,我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有这样一次的刻骨铭心?如今心里的浮躁和躁动,都是因为不甘心,因为有那颗渴望更远、更美、更好的生活的心,使得自己不安于现状,想着能朝着更远、更伟岸的方向前进,去遇见更多、更多的美好,在旅途中一方面找到自己心灵栖息的地方、一方面找到自己灵魂的归属,这是成长的过程,也是突破的过程,一边走、一边遇见,不管遇见的人,是劫是缘,整颗心都坦然面对,毕竟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心灵最热烈的悸动,人只要活着就有欲望,这份欲望是人性的初衷,为何觉得是不成熟的表现呢?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找过你,而你偶尔会在我的朋友圈给我评论,可知道那时候是我最难受的时候。如果对你还有思念的感觉,那一定是判依了绿色的温暖的草地,眷恋了那份感情,才会对过去如此的多情。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而奶奶更是疼你,因为你就像爷爷派过来陪伴奶奶的一样,而我也坚信,你是在守护奶奶,守护着我们全家。做了假设,如若我现在就在做一个大手术,稍微不注意就会死亡的那一种,那等在手术室外的人会怎样,我是注射了麻药,我绝对是没什么感觉的,最坏的就是死了,可是手术室外的人呢。越来越沉默是因为伤得太痛。发黄的灯光下,四人围坐在小而窄的饭桌旁,单调的几个家常小菜,就是儿时普通又温馨的生活。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

世事看似很平静,在一个禅师的眼里,都是战争的天地,在这片天地里而且比守将保土的战争里更可怕的战争,那便是与自己的心理作战!原来,腊月初六,便是我的生日。于是,从那天起,我有了女朋友。也许没人再去吃那口井里的水了吧,我记得至从家里有了自来水以后,就很少有人再去那口井挑水吃了。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朋友冲他笑,紧紧地抱着他。你老了,我也会带着你去完成!累的时候和朋友聊聊天,打打电话哈哈牛逼,挺好;感谢那些没有忘记我的朋友,路上有你们的陪伴,我会很快乐。22年前,你是我的爸爸。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

如果合适,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思考,这个孩子怎么走路弯腰,这个腿有毛病,家庭情况怎么样啊,父母年轻不啊。站在你家门口,我的心强烈的跳动着。如今又见炊烟,可再也看不到故去母亲的身影,此时有一丝惆怅在心头弥漫,儿时的记忆也随着这缕缕的炊烟浮现在眼前……那时候,每一家的生活条件都不好,家家一个大锅灶,每天要烧柴生火做饭。通红的颜色染上了妈妈苍白的脸颊,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孩子,对不起,妈妈欺骗了你这么久。

一段记忆忧愁了几度夜空,这是长兴的原名。可那并不是昨天,那是五年前。照例经过那破落的小院,老李朝里面张望,门关着,屋前有几块摔碎的瓦片,怕是昨夜的暴雨所致,老李心想,抬脚往里面走去。院子里的椿树会在二月开始吐出嫩芽,盘虬卧龙般的枝干绕院子延伸了很远,葡萄藤的架子倾斜在一边,笔直的杨树不甘示弱的穿上了绿装,后院的姑娘生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奶奶的咳嗽惊扰了二月的魂梦,我害怕二月的风,风中藏满了奶奶的咳嗽,呻吟,和无休止的歇斯底里。每当你和其他女同学说笑时,你看不到我眼中的嫉恨和落寞,每当你独坐一隅沉默不语时,你也看不到我眼中的关切与不安。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治家格言|爱情小说摘抄|散文精华随笔|优质作品随笔|网站地图